晏七香

一只小透明路过。

[HP]畏寒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哈利刚从魁地奇球场练习回来,他急匆匆的拿着他的光轮2000想要快点回到暖和的公共休息室。

  一运动就会出汗,出了汗再被冷风一吹就会特别的冷,哈利缩了缩脖子快步的行走以至于忘记了身上带着的雪花。

  “波特!”费尔奇抱着他心爱的洛丽丝夫人、拖着他的瘸腿走了过来,“你看看你把走廊弄成什么样子了!”

  哈利回过头这才他身上带着的雪花飘落下来溶化后走廊上出现了点点黑色的污渍,他抬手挠了挠头讪讪的笑了笑。

  “劳动服务!不准用魔法!”费尔奇咆哮道。

  哈利欲哭无泪的紧了紧身上的围巾,手里抓着他的光轮2000,他说,“抱歉,费尔奇先生。我可以先把我的扫帚放回去吗?”

  “你以为我会让你回去然后正大光明的逃掉我的劳动服务吗!”费尔奇面无表情的回答道,“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擦干净这些脏东西!”

  哈利抖了抖,不知道是被费尔奇吓得还是冷的,他默默地接过费尔奇扔过来的抹布老老实实的开始擦地。

  ——反正在德思礼家也干过不少这样的事。

  哈利无所谓的想到,可是一阵冷风吹过,他又不自觉的开始发抖。

  ——梅林的内裤!还真冷!

  因为天气太冷,哈利的手都冻僵了所以擦地擦的特别的慢,费尔奇本来也想留下来盯着哈利的可是却因为刺骨的风就只看了他一会就回去了。

  “好冷……”哈利抬起手搓了搓这才发现走廊里空无一人,他耷拉下脑袋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难过。

  “哒哒哒——”空旷的走廊里传来了有规律的脚步声。

  哈利整了整表情,重新拿起了被他随意丢弃的抹布开始认真擦起地板。

  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了哈利的面前,哈利没有抬头只是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

  然后,哈利被拎了起来,“嘿——放我下来!”

  翠绿色的眼睛沁出点点泪花,哈利抬起水汪汪的绿眼睛盯着来人,斯内普放下了他并且凶狠的盯着他说道,“怎么,我们伟大的救世主想把自己冻死在霍格沃茨的走廊里吗?——哈,我还真是头一次知道救世主有这样的嗜好。”

  “是费尔奇罚我在这里劳动服务的……”哈利吸吸鼻子,委委屈屈的说道。

  可是立刻的他发现自己好像在告状,他咳了一下紧接着生硬的说道,“对不起,斯内普教授。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的话我要继续我的劳动服务了。”

  斯内普磨了磨牙,显然对这个闹别扭的绿眼睛小鬼头毫无办法,“费尔奇把你的劳动服务权利交给我了。现在!给我站起来滚去我的办公室!”

  “我不——”哈利还没说完就又被他的魔药教授提了起来,“放开我!你这个油腻腻的老蝙蝠!”

  黑袍翻滚的魔药教授充耳未闻的把哈利·救世主·波特提溜进了他的办公室,当然魔药教授也没有忘了临走前给救世主刚刚奋斗的地板一个清理一新。

  被扔在沙发上的救世主眨了眨眼睛,突然发现地窖变得暖和了不少——鉴于他在玩魁地奇之前一直在地窖待着。

  “咳,斯内普教授……”哈利一边想从沙发上爬起来一边磨磨蹭蹭的说道。

  猛地,哈利被斯内普按在了沙发上,“该死的,你还想跑到哪里去!就因为地窖太冷了就不打一声招呼的跑掉吗?你知道我没有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那群蠢狮子里找到你我有多着急吗!”

  哈利被压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用翠绿色的眼睛看着他的年长恋人,因为靠的太近所以他连斯内普急促的呼吸也感受到了。

  “抱……抱歉。西弗……我只是想去运动运动,没想到你会去公共休息室找我——”哈利继续用他水汪汪的翠绿色眼睛盯着斯内普,这是他的年长恋人最吃的一套。

  果不其然,斯内普放开了对他的桎梏并且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这辈子就被这个绿眼睛小混蛋吃定了。

  斯内普松开后看都没看哈利一看就走到办公桌前开始批改魔药作业,哈利不满的嘟起了嘴巴,他蹑手蹑脚的走到了斯内普的边上。

  “西弗~”哈利迅速的缠上了斯内普批改作业的手臂,“西弗~我畏寒~你给我捂捂吧。”

  哈利·不要脸·波特努力的把自己的脑袋送向西弗勒斯·拿自家恋人没办法·斯内普的胸膛里,斯内普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笔把哈利抱在了怀里,完全没有考虑到他在出来之前把地窖的壁炉给点燃了这一事实。

  而哈利则是幸福的在斯内普的怀里蹭了蹭,接着抬起头偷偷的给了自家年长恋人一个温暖的吻,他看着斯内普乌黑的眼睛说道,“我爱你,西弗。”

  良久,耳根红彤彤的魔药教授也磨磨蹭蹭的回应道:“我也爱你。”

  孤零零待在走廊上的光轮2000:是不是有人忘了我啊……
 

  ——完——


  晋江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614941

评论(2)
热度(27)
©晏七香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