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香

一只小透明路过。

神氏宫(一)

阴阳历元年,神氏即位,史称阴阳神氏。
据史料记载,阴阳神氏后宫中妃嫔姿容艳丽为历史之最。

然而,事实上——
不好了,莹皇后又把人打得半死练治疗了!
不好了,酒淑妃又和茨夫人有私情!
不好了,红贤妃又拦截了进宫的源王妃!
不好了,若妃又差点把新进的宫女玩死了!
不好了,兔贵嫔又开始跳舞跳的所有妃嫔往外跑了!
不好了,桃贵嫔又和樱嫔私奔了!
不好了,火嫔又把宫殿给烧了!
不好了,夜贵人竟然是酒淑妃和茨夫人的私生子!!!

神乐:[微笑中透着疲惫.jpg]今天朕的后宫依旧很热闹,呵呵。

来呀,造作啊!同步更新于晋江。

——————————————————————

节一 神氏主

神乐正毫无形象的伏在她的御案上很认真的思考着一个问题。
——她不是皇帝该多好啊,如果不要管那些奇葩的嫔妃该多好啊。
然而只是想想,于是她悠悠的叹了口气。
吱嘎一声,御书房的大门被人轻轻的从外面推开了。
“神乐大人。”一个俊朗少年慢慢走了进来。
他有着如瀑布一般的银白长发,漂亮极了的瞄着红色眼线的丹凤眼,行走间优雅的气质尽显。
神乐看到他的时候终于从御案上抬起了头,红彤彤的小脸带着一丝烦躁。
“啊啊啊……他们又怎么了……”神乐无奈的呻.吟道。
少年摇头,微笑着看着她回答道,“并不是。”
神乐见状松了一口气而后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这个动作看的眼前的少年眉眼弯弯的。
“怎么了,白藏主?”神乐不开心的嘟起了嘴,“别笑了!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啊!”
白藏主忽然扑向了神乐,在神乐还没尖叫出声的时候变成了一只硕大的狐狸,他一口叼起了她并把她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背上。
“真是的,吓死我了。”神乐趴在白藏主软乎乎的毛里抱怨道。
“源王妃找你。”狐型的白藏主用毛茸茸的头蹭了蹭她说道。
神乐撇了撇嘴,都怪那个红贤妃,每次源王妃进宫就都缠着他不放,害的源王妃都不敢进宫找她了。
·
白藏主的速度很快,一眨眼就到了源王的府邸了。
神乐一边恋恋不舍的抓了一把白藏主的毛,一边慢腾腾的从他的背上爬下来。
神乐一落地白藏主立刻变成了人型,因为源王曾经不止一次的嘲讽他的狐型像小狗,气的他死也不再在源王面前变成狐狸了。
而源王和源王妃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只见红色长袍的源王可惜的瞥了一眼白藏主又朝她眨了眨眼睛算作打了招呼,蓝色长袍的源王妃则恭恭敬敬的道了一声陛下。
“嫂嫂不必多礼,都说了叫朕神乐就好了。”神乐笑的很开心,这个嫂嫂可是哥哥好不容易才追到的呢。
一行人就这样慢腾腾的边聊家常边往王府里走。
屏退了下人,神乐这才问起了关键,“哥哥嫂嫂,这么着急叫我来到底是什么事啊?”
源王妃收起了一路上的温和笑容,用手中的折扇轻轻的敲打自己的手心,严肃的回答道,“京都似乎出现了阴界裂缝。”
“阴界裂缝?!”神乐吃了一惊,“可按理说阴界裂缝已经数百年没有出现了,为什么会在我当政期间出现?难道……”
源王眼神坚定的站了起来,“妹妹,不用担心。本王一定会保护你的!你可是本王重要的妹妹啊!哎哟——”
白藏主咳了一声止住了脱口而出的笑声,源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而源王妃则默默的缩回了他的折扇。
“神乐,不用担心。我大概已经知道是谁做的,只不过需要禁卫军的帮助。”源王妃说。
神乐严肃点点头,然后淡定的从头上扯下了一条金鱼发饰。
源王妃:……
神乐尴尬的咳了一声,“那什么,走得太急。忘记带令牌了,这个金鱼发饰也是独一无二的东西,所以……”
源王妃默然,源王则习以为常的收起了神乐的发饰。
还没等神乐喝完手里源王妃亲自泡的茶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了宫人生无可恋的声音。
“陛下!不好了,萤皇后又把人打得半死练治疗了!”

评论
热度(8)
©晏七香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