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七香

一只小透明路过。

神氏宫(二)

本来想写欢脱向的,怎么阴谋论了呢_(:з」∠)_
好吧,反正怎么样都是黑晴明的锅。【摊手】

——————————————————————

节二 萤皇后

萤皇后是何许人也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萤皇后,本名萤草,是当朝太傅的女儿,萤皇后怎么着也是书香门第出身当然不可能整天打的杀杀的。
其实萤皇后本来也只是个软萌软萌的妹子,擅长各种治疗法术。
可是现在朝堂安定,百姓安居乐业,没有打仗就没有伤者,没有伤者那么治疗之术就没有太大的用处。
而她到底是怎么进化到把人打的半死再治疗的地步的呢,说起这个神乐才是真正悔不当初的人。
·
记得那一天,京都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逸,一声高亢的尖叫声却从源王的府邸中传来。
受伤的黑发贵族女子尖叫着跌跌撞撞的闯入了源王府,好心的源王妃收留了她。
善于治疗的萤皇后被源王妃从宫中请了出来,神乐一开始是并没有在意这么一件小事的,谁料到会发展成这么诡异的一连串事件。
被强盗所伤的贵族女子恢复了,于是离开了源王府。
但是萤皇后似乎开窍了,不,是被误导了。
既然……没有受伤的,那就把他们打受伤……不就好了?
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萤皇后的战斗力对于神乐来说真的只是挠痒痒一般,所以她并没有在意。
——直到……传来了侍卫长被打伤的消息。
侍卫长被打伤了?神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脸懵逼。
侍卫长是何许人也呢,在如今的法术泛滥的朝代,侍卫长是唯一一个可是凭借普通人的功夫击败一个会使用法术的阴阳师的存在。
他被打伤了,这怎么不叫神乐感到惊讶。
而后侍卫长被萤皇后大刀阔斧的治疗完毕了,应该……是意外吧……
然后神乐被事实啪啪啪打脸了。
时隔五天,侍卫长又一次受伤了,于是神乐坐不住了,带着白藏主一起去了萤皇后的宫殿。
一进宫殿,一股浓重的草药味传来,神乐和白藏主二脸懵逼的看着和打仗时的期医馆差不多的宫殿。
侍卫们精神抖擞的站立在宫殿各处,如果能忽视他们手上、脚上、头上各个地方的纱布的话就很正常,而可怜的·又一次受伤的·侍卫长大人正惨淡的躺在一块木板上等待着萤皇后的治疗。
神乐:“……”
白藏主:“……”
从那以后,无论把侍卫们调的多远萤皇后永远找得到人打伤并且治疗。
说多了都是泪啊。
·
于是,当神乐赶到宫里的时候萤皇后正手脚麻利的为最后一位伤员敷上草药并且包扎伤口。
细声细语的叮嘱实在是让神乐无法想象,那些一个接着一个从萤皇后宫殿里走出去的伤员都是她下手打伤的。
“皇后。”神乐第一次用封号称呼萤皇后。
萤皇后手一抖差点把伤员的手臂上的伤口再一次勒出血,而后伤员在神乐的眼神下千恩万谢的跑掉了。
“陛下怎么不叫我萤草了呢?”萤皇后温和的说道。
神乐已经不止一次看见过萤草这种温和到诡异的神色,翠绿色的襦裙上沾染着斑斑血迹,娇俏的脸庞上仿佛弥漫着一股黑气。
——她又和红贤妃接触过了。
神乐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呵斥道,“皇后,朕已经不止一次的警告过你了。现在,好好反省吧。”
说完,白藏主就一把把萤皇后甩进了她的宫殿,砰地一声宫殿的大门被关上了。

评论
热度(5)
©晏七香
Powered by LOFTER